马海甸︱两部英译欧洲十四行诗集

发布日期:2019-09-09 02:5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  尽管如此,近日买到的两部书却值得一谈。两书都与十四行诗有关,一部是约翰·阿丁顿·西蒙兹(John Addington Symonds)迻译的《米开朗琪罗十四行诗集》。这部出版日期不详的纽约版图书不算难找,它仅得六十六页(共译七十七首十四行诗),但邮费不赀,数倍甚至十数倍于书价,这也是我踌躇未能买下的原因。作为意大利文艺复兴三杰之一的米开朗琪罗,他的诗名远不如画名,在中国学者编撰的《意大利文学史》中并未分得片楮,但从英译转译成中文的却有四种之多。意大利诗人彼得拉克是最负盛名的十四行诗诗人,他的《歌集》收三百一十七首十四行,无论从名气或地位来说只稍逊于莎士比亚,英译和俄译的数量也在米开朗琪罗之上,168图库免费图库,但就是这么一部书,只有一种中译。应该说,英俄翻译家更善用资源。去年,舍侄赴美访学,请他在某一免邮费网上书店购入此书,他访学结束后将书携返回国,省去一笔邮费。约翰·西蒙兹是英国诗人、批评家、翻译家,撰有七卷本意大利文艺复兴史和多册诗人传记。年前有人译出米开朗琪罗和雪莱传各一册,前者未购,后者在如汗牛充栋的雪莱传中已经过时,没有太多的参考价值了。

  今年年初,在一家英国网上书店“游弋”,无意中发现一册《欧洲十四行诗》(Sonnets of Europe),该书由萨缪尔·威丁顿(Samuel Waddington)选编,伦敦沃尔特·司各特出版于1886年,距今已一百余年。尽管已有些年月,但保管得很好,书品足有八成。全书选入从意大利、法国、德国、西班牙、葡萄牙、瑞典、波兰、希腊、丹麦和拉丁诸种文字英译的二百二十余首十四行诗。我的藏书中,除十几年前在莫斯科买过一部俄译《西欧十四行诗选》外,这是惟一的一部。十四行诗创始于十三世纪上半叶意大利的西西里宫廷,最早的作者是贾科莫·达·连蒂尼,据记载,他共写有二十二首十四行诗,可惜本书一首未译。只能期诸意大利文专家来填补空白了。但丁的长诗《神曲》世人尽知,即使没读过也听说过,他写过五十五首十四行诗知者恐怕不多,虽然象征派诗人王独清早在三十年代中就用骚体译出;翻译家钱鸿嘉则在八十年代从意大利文重译此集。《欧洲十四行诗》收但丁诗十四首,与葡萄牙诗人卡蒙斯相同,在全书仅次于彼得拉克的十八首,其中一首出自诗人雪莱。十二首米开朗琪罗诗有十首由约翰·西蒙兹译出,两首则出自英国湖畔派诗人华兹华斯。西洋诗歌史上,英国和意大利十四行诗最著夙誉,法国和西班牙同居第二;瑞士学者弗兰索瓦·约斯特(Francois Jost)在他的著作《比较文学导论》中说:“英国人受法国人的影响不大。他们一向崇尚的,是那两位赞美贝雅特里采和劳拉的诗人,而不是歌颂加桑德和玛丽的龙萨。”华兹华斯在《请勿藐视十四行……》一诗中提到历史上七位最重要的十四行诗诗人。他们是:斯宾塞、莎士比亚、弥尔顿、但丁、彼得拉克、塔索和卡蒙斯。斯宾塞在早期英国诗史上自创出一种既有别于意大利体,也不同于后称英国体的十四行诗;而俄国诗人普希金仿华兹华斯一诗(名《十四行诗》),则以波兰大诗人密茨凯维奇和俄国诗人杰利维格取而代之。这两位诗人都是普希金的朋友,前者以《克里米亚十四行组诗》在西洋十四行诗史上占一席地,杰利维格算是俄国十四行诗的嚆矢,但作品尤其是杰作为数不多,俄国十四行诗至十九世纪末叶即白银时代始臻极盛,但到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即告衰落,时维四十年。本书为时间所限,一首没收,事出有因而未尽合理。

  周作人在《译诗的困难》一文中谈到:“原作倘是散文,还可以勉强敷衍过去,倘是诗歌,它的价值不全在于思想,还与调子及气韵很有关系的,那便实在没有法子。要尊重原作的价值,只有不译这一法。”译诗难,译经典十四行诗尤难,难就难在还原它的调子和气韵,以及它的格律。其难度仅次于用外文迻译中国律诗。本书要“尊重原作的价值”,不但得追步它的调子和气韵,而且须尽量还原其建筑美和音乐美,而不像当下的某些译者,仅满足于用长短不匀的诗行,稀稀落落的韵脚,甚而用散文去译诗。如果说《米开朗琪罗十四行诗》和《欧洲十四行诗》可贵的地方在于此,那么大部分中译外国十四行诗的不足也正在于此。

  这两部集子的十种原文我都不懂,因此对译事三原则中所谓的“信”实在不敢置一词。尤其是译者中有华兹华斯、罗伯特·骚塞、拜伦、雪莱、利·亨特、朗费罗、威廉·布赖恩特这样大大小小的诗人,以我所读过的俄译英或英译俄的诗作来看,诗名愈盛的诗人的译文愈不靠谱。他们在翻译过程中,难保不会忽发奇想,节外生枝,滥加窜易或修饰。

  法国学者让·许佩维尔曾说到:“我们认为,法国诗歌中最优秀的十四行诗大量集中在龙萨的《爱情集》和埃雷迪亚的《战利品》这两部作品中。”本书共收龙萨诗十二首,在法国诗人中居于首席;埃雷迪亚生前大概还不曾有英美翻译家加以关注,故而本书一诗未收,我在网上寻觅良久,至今不曾找到《战利品》的英译。而俄国诗人和翻译家却集近四十人之力,译出诗人全部十四行诗,其中有巴尔蒙特、马克西米利安·沃洛申、勃留索夫、谢尔盖·索罗维约夫等等名诗人。可见,诗人们在借鉴他国诗作时各取所需,约斯特的结论其来有自。

  我是中国社科院拉美所副研究员谭道明,关于亚马孙雨林大火和巴西政治,问我吧!

  我是中国社科院拉美所副研究员谭道明,关于亚马孙雨林大火和巴西政治,问我吧!

  我是中国社科院拉美所副研究员谭道明,关于亚马孙雨林大火和巴西政治,问我吧!